+86-10-65211282 QQ:800111540 WeChat:CISMAshow CHEN /  |RegisterLogin /  Home

Exhibition Project

长沙规划局窝案:百余楼盘给2名副局长送钱

Time:2016-07-18 Browse volume:202

在被宣布调查两年之后,长沙市规划局原副局长周江受贿案一审判决。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获得的判决书显示,长沙市岳麓区法院6月6日以受贿罪一审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

这是一份从轻的判决。法院认定,周江主动到长沙市纪委常委办公室接受调查,应视为自首。

值得注意的是,公开资料显示,自2010年以来,长沙市城乡规划系统先后已有近20人被查处,其中包括长沙市规划局2名班子成员在内的6名官员。

城乡规划的系统性腐败曾为长沙市纪委引为负面典型,开设专堂“以案释纪”,周江案被作为典型通报。此前被判处无期徒刑的长沙市规划局另一副局长顾湘陵贪腐案,更被湖南省纪委与长沙市纪委联合制作成廉政警示教育片《规划错了的人生》,在全省各地各部门播放、警示。

澎湃新闻根据裁判文书统计,仅顾湘陵与周江两案,便有长沙上百楼盘因规划报建、用地手续、调整规划等原因送钱。

女商人举报:群发短信给千余领导

周江的落马,与长沙女商人林昔珍多年的举报不无关系。而其所以“死磕”周江,缘于与周江妻子薛某的一场经济纠纷。

2005年3月,林昔珍租用薛某任股东的明阳房地产开发的新时空大厦八楼,开设一家新概念养生会所。合约期间,林昔珍指对方多次修改规划,由住宅变酒店,在规划修改中不顾及租赁方,导致出现楼层漏水、热水管道烫伤客人状况,影响其生意,因而拒付部分租金。

2010年11月4日,林昔珍的会所被十几个闲杂人员持铁锤打砸,警方出警,但天心区公安分局表示属于经济纠纷不予刑事立案。

林昔珍随后以财产损害赔偿纠纷诉至法院,一审长沙市中院判明阳公司赔林昔珍98万多元,二审湖南省高院判赔72万余元。林昔珍说,自己投资达千万,几十万赔偿显失公允。

林昔珍认为是周江的权力干预了司法,所以开始举报周江及其妻子薛某的相关信息。

2011年年底至2012年年初,长沙公布了5268名领导干部的联系方式。2013年11月20日,林昔珍购买了100多张电话卡,向千名领导干部群发短信,实名举报周江。

短信群发举报引来较大反响,11月21日,长沙市纪委约见了林昔珍,告诉其领导已经作出指示,希望她提供新证据。周江也曾正面接受媒体采访,称“反映的情况不是什么新情况,3年前市纪委就知道”。

林昔珍还把相关报道快递寄给多名省、市领导。2014年2月26日下午,林昔珍再次群发短信至千名领导。

三个月后,长沙市纪委宣布周江接受调查。

系统性腐败:近20人被查处

2015年9月15日,周江涉受贿罪接受审判。2015年12月15日,林昔珍的财产损害赔偿案被湖南省高院裁定再审,2016年2月23日开庭再审,目前还没有宣判。

起诉书指控,周江自1995年至2008年担任长沙市规划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期间,在审批相关房地产开发项目用地规划手续时,接受了湖南美联置业有限公司董事长等12家房地产开发商和湖南省教育考试院原院长的请托,利用职务为其谋取利益,于2000年至2011年期间,先后收受上述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人民币44.3561万元、美元2.3万元。判决书全部予以认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在周江被指控的犯罪中,并无林昔珍举报涉及的内容,林对此不满,直至今日,仍在继续举报、讨公道。

而周江在落马前曾接受媒体采访,称网上举报他的帖子背后,是其妻所在公司与林昔珍的公司发生矛盾,完全是一个经济纠纷,“跟我完全没关系,有人故意发帖子要将我扯进去。”

2014年12月,长沙市纪委召开市城乡规划系统案情通报暨“以案释纪”专题会议,会上通报称,近年来,长沙市城乡规划系统腐败案件频发,特别是长沙市城乡规划局近3年来有2名原班子成员、1名副调研员、3名中层干部和1名普通干部因违纪违法受到党纪政纪处分,其中6人被移送司法机关。在该专题会议上,周江案及长沙市规划局原规划用地处处长、副调研员谭薇案,被作为负面典型予以通报。

新华网2015年2月2日报道,2010年以来,长沙市城乡规划系统有近20人违纪违法被查处,因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监督责任落实不力,长沙市规划局被纪委问责。长沙市规划局原副局长顾湘陵因为非法所得达6000多万元,一审依法被判处无期徒刑,成为近年来规划系统被查处的“小官巨贪”典型。

调规乱象:开发商送钱后楼间距变小

近年长沙市规划局被移送司法机关的6名官员,除顾湘陵、周江外,另外4名分别是:长沙市规划局建管处处长及副总工程师易卫平,规划用地处处长、总工室主任谭薇,建管二处和一处处长熊泽明,建设规划科科长和总规划师黄治国。

长沙市纪委第一纪检监察室主任秦跃平曾分析说,“这一系列的案件,有一些共同的特点:官商勾结,在与规划相关的经济活动中产生经济类腐败;滥用职权,违规审批,在规划审批、验收、处罚等活动中产生行业类腐败;在审批过程中收受红包礼金,产生作风类腐败。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贪腐的规划局官员多为专家型、技术型领导干部。 其中,周江与顾湘陵先后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进入长沙市规划局领导队伍,两人均担任副局长一职多年。

国家行政学院法学部教授杨伟东曾撰文称,近年来查处的一系列违纪违法案件表明,规划领域已成为腐败案件易发多发的领域之一。只要仔细研究规划腐败的案例就可以发现,改变或调整容积率、建筑密度和绿化率,都是腐败者惯用的手段。规划是一项技术性很强的工作,带有很强的专业性。对技术细节的调整,对像顾湘陵这样的“专家型官员”来说轻而易举,将容积率调高一点、楼间距缩小一点等等,细微之处可能普通公众难以觉察,但却能给开发商带来巨大利益。顾湘陵正是通过调高容积率、增大建筑面积、缩小楼间距、减少停车位等手段,来获得高额“回报”的。

澎湃新闻分析相关裁判文书得知,周江的13笔受贿中,其中有12家房地产开发商的18个楼盘,通过向周江行贿后,在规划报建或用地手续方面获得好处。

而在顾湘陵案中,根据起诉书,长沙有95个楼盘,因开发商贿赂顾湘陵,发生了容积率调高、楼间距缩小等变化。法院判决指出其中9个楼盘的部分调整,因证据不充分,不能认定是顾湘陵的犯罪行为。

湖南省纪委人士曾在一篇剖析文章中写道:“顾湘陵插手了遍布长沙市内五区的80多座楼盘。在这些房地产开发商的重金贿赂下,顾湘陵使这些小区的容积率调高了、楼间距缩小了、停车位减少了……一个规划官员的腐败,影响了这座城市的面貌以及市民的生活舒适度。

顾湘陵在规划领域一个朋友曾说,“‘给钱就办事,不给钱不办事’成了顾湘陵的办事原则,他已从一名城市规划的把关者,变成替贿赂他的开发商办事的人。”

+86-10-65211282

Mon - Fri 8:30-17:00

(welcome to WeChat)